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

备受期待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在6月27日“静悄悄”播出,这部由曹盾执导,易烊千玺、雷佳音、韩童生等出演的古装大剧回到了盛唐,讲述“大唐反恐二十四小时”。 图片来源:新浪微博@长安十二…

备受期待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在6月27日“静悄悄”播出,这部由曹盾执导,易烊千玺、雷佳音、韩童生等出演的古装大剧回到了盛唐,讲述“大唐反恐二十四小时”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插图

图片来源:新浪微博@长安十二时辰官微

该剧在优酷一次性放出12集,刚一开播豆瓣评分高达8.7分,几乎是今年国产剧集的最高评分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到底好在哪里?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插图(1)

图片来源:视频截图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插图(2)

突然播出只字不提古装

“文化自信”成为关键词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播出可谓悄无声息。这部剧的播出时间在6月27日晚8点,播出后约半个小时,优酷才通知媒体播出信息。而截至目前,优酷的首页依然没有这部大剧的任何内容,点击进剧集页面,其封面才出现该剧的信息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插图(3)

图片来源:豆瓣截图

有娱乐宣传公司告诉记者,今年古装剧特别是IP翻拍的古装剧将成为重点监管对象,题材或内容不合格的作品就可能无法播出。

记者注意到,在宣传上该剧始终把弘扬传统文化作为发力点,再围绕服化道、主人公正能量的思想、家国情怀等方面传播,以此规避相应的风险。

以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为例,6月28日,光明日报客户端便发文赞扬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“在千年长安中触摸传统文化魅力”,“文化自信”成为关键词,而剧中对唐朝文化的重点还原更是运用了大量篇幅介绍。虽然宣传并不多,但从目前播放情况来看,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开播后就拿下豆瓣8.7的高分,算是今年国产剧在豆瓣上的最高分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插图(2)

四字弟弟拍摄该片不到17岁

没有流量演员的油腻和浮夸

上元节前夕,长安城混入可疑人员,身陷囫囵的张小敬临危受命,与少年天才李必携手在十二时辰内破除隐患。这是25集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剧情梗概,所有的起承转合都在上元节这一天内进行。按照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历史设定,当时正是唐玄宗的天宝三年,时年60岁的唐玄宗纳原寿王妃杨玉环于宫中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插图(5)

图片来源:新浪微博@长安十二时辰官微

剧中的设置也参考了这一历史事件,以求真实,即皇帝计划携杨太真(剧中为严太真)去骊山享乐,拟将权交给宰相李林甫(剧中为林江郎),削夺太子权力。为了太子的将来,和太子私交甚好的李泌(剧中为李必)希望劝诫皇上。另一方面,另一股势力也在悄悄涌动,上元节当天,长安城潜伏进狼卫(即恐怖分子),企图在灯亮之时大闹长安。拯救长安的希望,落在了李必和张小敬的身上。

剧中,李必的原型正是唐朝中期著名政治家、谋臣、学者李泌。雷佳音饰演的张小敬则是虚构的人物,按照剧中的说法,曾是“手挽狂澜,怒破绝境,五尊阎罗唯念生民。十年西域兵,九年长安帅”,其职务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刑警队队长。然而,不按理出牌的张小敬却因为杀死自己的上司被关进大牢,成了死囚。

节奏明快是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一大特色,所有的故事都在一天之内发生,仅仅前两集就交代了大的历史背景,朝堂上的明争暗斗,长安城面对的危机。

小说原著作者马伯庸曾表示,在创作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时,更注重情节速度的推进,这种强推动力就放在了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。

毫无疑问,细节的真实是撑起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关键点。

这种细节真实首先就体现在人物的设置上。剧中的主要人物李必、何执政、严太真、程参、林九郎、李玙都有历史原型,分别对应李泌、贺知章、杨玉环、岑参、李林甫、李亨等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插图(6)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插图(7)

图片来源:新浪微博@长安十二时辰官微

另一方面,该剧在服化道上也值得称道。如一开篇的长镜头,就将盛唐长安城的一处街景表现了出来:上元节,朱楼之上,歌姬吟唱着李太白的诗作。街道有小吏挂上贴有上元节字号的灯笼,一旁还有唐时的下水道。商铺灯笼起火,正在门前洒水除尘的店小二赶紧用水盆接满水,有宏大有细节,既有烟火味又有后人对盛唐万人来朝、繁华至极的幻想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插图(8)

有意思的是,导演曹盾正是西安人,在接受采访时,他表示,在创作前,自己的要求并不是还原大唐,而是努力想要还原大唐的一天,在十二时辰内,展现长安城内上至皇城下至市井,人们的衣食住行、工作、娱乐、社交,一概囊获。

“我希望观众能从这一天里看到的:这个城市原来可能早上起来大家在干什么、中间是要干什么、晚上要干什么、这个节日是怎么过的。”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插图(9)

在场景搭建方面,筹备了七个月,场景搭建总面积达70亩,剧组也参考了过去长安城的地图和史料,展现了长安城108坊的有序、整齐和对称;礼仪方面,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邀请到《琅琊榜》《芈月传》《天盛长歌》担任礼仪指导的李斌。

演员方面,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汇集了雷佳音、易烊千玺、韩童生、芦芳生、周一围等实力演员。从目前评价来看,雷佳音和韩童生的表演可谓老辣。雷佳音凌厉的眼神就表现了张小敬的狠辣毒绝,在探案过程中亦庄亦谐亦痞,这则是张小敬的风骨,唯有此人,才将天下百姓的安危担在己肩。雷佳音似乎尤为擅长塑造性格复杂的人物形象,展现角色的多样性。韩童生饰演的何执政一出场就是喝醉了骑驴,其低沉的说话声、醉倒在沙盘上也展现了这个人物绝不简单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插图(10)

图片来源:新浪微博@长安十二时辰官微

备受关注的易烊千玺饰演的李必,为了扶持太子甚至放弃潜心修道,诚然有太子的知遇之恩,更多的则是自己执宰相之位的理想。四字弟弟在拍摄该片时不到17岁,从观众评价来看,易烊千玺的表演算是及格,没有流量演员的油腻和浮夸,基本上完成了李必这个角色。但批评声认为,易烊千玺面部表情略呆板,未能展现李必的城府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插图(2)

马伯庸头痛“网红”标签:

不想太火,物极必反

对于别人给自己贴的“网络作家”的标签,马伯庸感到困惑;对于“网红”的标签,他更感到头疼。“我也没做过网红做的那些事儿呀。一提到‘网红’这个词,人们往往会想到营销出来的大V。我是一个作家,我的粉丝是以作家身份带来的,不是我专门去做这样的事儿。”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插图(12)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原著作者马伯庸(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)

而马伯庸自己,对于“火”这件事儿的说法,则体现了中国式的生存智慧:“我一直没有觉得自己红了。如果有什么节点,就是我出每一部作品的时候。如果真要说我红了,那也是缓步上升的。我挺喜欢这样的,也不想太火,如果太火了,亢龙有悔,物极必反。”

在2006~2015年的10年里,马伯庸在“上班族”和“作家”两个身份之间切换得游刃有余。但2015年,马伯庸决定辞职,并写下了这样一句话:“我已经35岁了,也想尝试一下自由散漫的生活。”关于为什么辞职,马伯庸的回答很诚实:“赚太少。同样的时间成本,我用来写作比用来上班赚得多。”突然间两个身份只剩下一个,他觉得辞职后的日子“特别怡然自得,像游牧民族似的”。

他的《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》被相中,同名网剧2018年播出,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也在近日热播。但马伯庸表现给媒体的,是对商业的“讨厌”:“我很讨厌商业上的事儿,也许我很擅长,但是我觉得太累。写东西不一样,只要把自己想的表达出来就够了。”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插图(13)

《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》剧照(图片来源:猫眼电影提供)

马伯庸说,曾经有人建议他自己开公司,招一群员工做更多的文学脚本,说这样创业赚钱肯定比写作来得多。马伯庸觉得那种生活太痛苦:“那样的话早上起来还得上班,甚至连偷懒都不能了,因为你要管理一群人以及他们的情绪。有这个时间我还不如老老实实在家待着,管好自己就够了,虽然赚的钱相对少点,但也挺开心。”

马伯庸开始下笔写《古董局中局》第一部。试稿的过程颇费周折,试了三四个风格后才敲定。从前期策划沟通到最后定版,马伯庸用了近两年的时间。当被问到跟策划编辑意见不同时如何解决,马伯庸说:“听我的呀。”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了,原著作者马伯庸却“不想火”插图(14)

图片来源:新浪微博@影视剧古董局中局

公司图书事业部经理游婧怡回忆试稿的过程:“开始,马伯庸写的风格,一看就是典型的小资们会喜欢的。但是我说你要抛弃这种风格,因为很多人在阅读上会有障碍。我要的是一个雅俗共赏的通俗故事,你要让我们公司的前台小妹都能看得下去。我们意见不同,吵了一架。最后,马伯庸同意我说的雅俗共赏的观点,回去重写了。”

“在创作手法上,我受西方作家的影响多一点。在题材和传统文化运用方面,还是受中国作家的影响比较大。”马伯庸说。

在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有一个细节,狡猾的元载凭借对奢侈品的敏感,从被绑架姑娘头上的金丝楠木簪,判断出她一定是一个千金大小姐而非寻常商户家的姑娘。这一个简单的细节,既展现了元载的性格,又把情节迅速向前推进,而这个细节的背后是对唐代女性妆饰的考证。这样的细节,在马伯庸的作品中十分常见。

相比于对历史的考证,马伯庸小说更令人称道的,是他的想象力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里,是唐代天宝三载长安城在上元节(元宵节)24小时里发生的一个暗流涌动的故事,亦正亦邪的主角张小敬从一个死囚摇身一变成为长安城的拯救者,他熟知这座城市的黑白两道和三教九流并从中周旋。马伯庸把这一年民间关于长安有神火降临的传说,与突厥入侵长安、贺知章之死以及名将王忠嗣的故事中的蛛丝马迹串在一起,用丰富的细节描摹出一个完整的故事。对他来说,唐代的长安城是一个梦幻之地:“在那里,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,实在是一个创作者所能想到的最合适的舞台。”

提到文学,他话语中还是有一个写作者的警惕和自觉。“我对文学的敬畏程度是很高的。我只是个通俗文学作家,不是个严肃的纯文学作家,我也认为自己没达到文学的程度,我只是写了一些好看的故事而已。在故事之上,还有一些更高的东西,我欣赏那些东西,但目前我觉得我达不到。比如博尔赫斯的《小径分叉的花园》,其实它的故事本身已经不是很重要,重要的是他表达出的那种氛围,阅读的美感、主题表达的优雅、作品的完整性,都是一致的。这个东西是我做不到的。”

如果内容涉及到您的版权,请与管理员联系,本站承诺在24小时之内删除:https://www.qkxue.com/20190705/15888.html

为您推荐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